• <ins id="qocwi"><video id="qocwi"></video></ins>

    <ins id="qocwi"><option id="qocwi"></option></ins>

    1. 2024年03月15日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白天鵝屬意的地方

      □劉匯淵
      來源: 發布日期:2024-01-24   打印

        “天邊飛來的白天鵝,不見三門不安家;山水如畫的明珠城,教人怎能不愛她?”每當耳邊響起這悠揚的歌聲,腦海中關于白天鵝的美好映象便一一呈現出來。

        跟絕大多數朋友一樣,我對白天鵝的最早印象也來自安徒生的童話《丑小鴨》。故事讀了很多遍,書上的插圖也看了很多遍,雖對白天鵝的形象有了初步認知,但心中想看看白天鵝的念想也在潛滋暗長。后來隨大人去了動物園,看過關在籠子里的白天鵝后,心中沒有夙愿得償的喜悅,倒是很長一段時間一想起來就意難平。再后來就到三門峽工作了,當我與大天大地中的白天鵝第一次邂逅在黃河岸邊時,它們那自帶仙氣的倩影便一下子打動了我。此后年年相約,年年看不夠。

        “天邊飛去的白天鵝,回望三門更戀家;源遠流長的黃河水,日夜牽掛放不下。”母親河滋潤著的崤函大地,自古以來就是一片美麗富饒的家園。白天鵝自何時起來這里駐足,如今已經無法考證,但虢國博物館里那件精美的白天鵝玉雕,卻在無聲地述說著過往的歷史。這個長3.5厘米、高2.3厘米的小精靈呈站立狀,長喙微張、圓目略凸、曲頸垂首、雙翅收斂,身體兩面以陰刻線勾勒出羽毛,形象逼真、栩栩如生。中央民族大學蒙曼教授在目睹之后甚至提出可以用它為三門峽天鵝之城作代言。想來,白天鵝與此地結緣至少也有幾千年了,這是何等難得的一件幸事!

        “放飛夢想的翅膀,梳妝臺上梳妝吧!禹王劈出的浪花,又綻放新的神話。”盡管過去沒有關于白天鵝冬來春去的系統記錄,但翻檢卷帙浩繁的古籍,我們仍然清晰地看到了它們在歷史的時空中翩翩飛翔,從來不曾隱去身影。元好問是金朝最杰出的文學家,他的《水調歌頭·賦三門津》,也是歷代寫三門峽的詩詞中之的佼佼者。詞的下半闋開首便是“仰危巢,雙鵠過,杳難攀”。“鵠”即“天鵝”,“雙鵠”也不禁讓人聯想到白天鵝對愛情忠貞不貳的高貴品質。我們都說鳥兒也是有記憶的,這樣的一篇詞作,豈非恰好說明今天黃河邊萬鵝翔集的盛況正是白天鵝一代一代形成并傳下了歸鄉的基因?

        “敞開寬廣的懷抱,仰韶向天祝福吧!古韻今風的勝景,都閃耀燦爛光華。”2017年2月20日,紀錄片《大天鵝》在中央電視臺黃金時段播出,一時之間三門峽成了全國人民關注的地方,“美峽”和“肖城”曲折凄美的愛情故事也深深打動了廣大觀眾的心。細心的朋友們也許還記得一個片段,那就是它們在天鵝湖濕地養育了6個孩子,這是大天鵝種群在黃河流域越冬地自然繁育成功的首例,創造了候鳥生殖史上的奇跡。而我卻更愿意把此事作為白天鵝真正把三門峽當成自己家園的標志,特別是“美峽”的長駐不遷,絕不僅僅是其生活習性的顛覆性改變,更是它對這座城市的眷戀與皈依。

        動物保護人員分期給一些白天鵝做了環志,用先進儀器跟蹤這批鳥兒們的行跡。經過長時間多批次的觀察,他們對白天鵝的遷徙路徑有了清晰的掌握,也為白天鵝來自西伯利亞提供了最直接有力的證據。2011年12月30日晚,在三門峽國際文博城大劇院,一批來自白天鵝故鄉的客人——俄羅斯國家歌劇芭蕾舞劇院的藝術家們在此上演了世界經典芭蕾舞劇《天鵝湖》。當晚的大劇院內,座無虛席、掌聲雷動,中西文化的交融和人們對藝術盛宴的向往,在彼時體現得無比熱烈而生動。當然,這些藝術形式和玉雕與詩詞一樣,也在自覺而深刻地記錄著白天鵝的生命歷程,它們同樣會為后人提供寶貴的文化財富。

        “我”身邊的“鳥”即為“鵝”,老祖宗們創造的漢字實在太神奇了。漫步在黃河岸邊,欣賞著這幅人與鳥兒和諧相處的浪漫畫卷,任誰不為這“白天鵝屬意的地方”而擊節贊嘆呢?

        (注:文中所引內容均來自王曉嶺作詞、孟衛東作曲、吉喆演唱的歌曲《天鵝飛來的地方》。)


      ( 編輯:tln )
      少妇高潮喷水久久久精品|亚洲精品无码久久久久久|国产剧情三级片在线观看|国产欧美日韩在线观看一区二区
    2. <ins id="qocwi"><video id="qocwi"></video></ins>

      <ins id="qocwi"><option id="qocwi"></option></ins>